面临转型困局的并不仅仅只有中生代女演员,中生代男演员亦然。面临转型困局的并不仅仅只有中生代女演员,中生代男演员亦然。面对年轻演员的迅速崛起,不断被挤压的市场空间,中生代男演以一种更加积极的态度探索转型突破,从而打破“花期困局”。

  中生代,转型忙对于曾经鲜肉的中生代男演员来说,面临的最大问题或许就是跳出原有人设的舒适圈,找到真实贴合自己内核的角色和人设。颜值优势变得不再是优势的时候,“演技好“成为了不分年龄段最大的优势,以实力打动观众。

通过表格,我们不难看到,不少中生代男演员自动尝试更多元的作品类型,试图挣脱偶像剧和言情剧的桎梏,而这种作品题材的转折,也正是中生代男演员对自己原有人设的一种突破。

  天然,这些年也有不少男演员有意无意地减少了产量,如刘烨、佟大为等等。中生代男演员黄晓明,转折原先偶像剧所赋予其胡作非为总裁的人设。 不管是此前在《琅琊榜2》中深情有担当的大哥一角,还是新剧《你迟到多年》中沐剑峰一角,都可以看到黄晓明在探索转型上作出的努力。和黄晓明在年轻时都利用颜值大杀四方的中生代男演员还有陆毅。

  而陆毅的转型之路也并非一帆风顺,之前与于正合作的古装偶像剧反响均不佳,直至主演了2017年引起全民狂潮的电视剧《人民的名义》,才让陆毅又火了一把。有意思的是,跟于正合作还是是不少男明星转型选项之一。如今年凭借《延禧攻略》再度翻红的聂远,可以说是中生代男演员转型历程中较为趣味的一位。因古装出名的聂远,年轻时被冠以“古装小生的称号”,而作为中生代男演员的聂远再次亮相,依旧走古装老路,而这条“老路”则让聂远走出了“新亮点”。

  和其他中生代男演员转型风格大变不同的是,聂远是在自己善于的领域谋求到了真实适合自己的角色,如果不能够演风流少爷,那么沉稳帝王则会是另一个选择。

但并不是所有的转型都是华丽的,中生代男演员的成绩表或许并异国那么亮眼。要么就是叫好不叫座,要么拿出手的都是水准之下的作品。有稳定优质的持续产出的中生男演员并不多见。另一种选择:跨界,幕后值得一提的是,另有一批中生代的演员,则选择早先跨界,让观众看到了中生代男演员更大的可能性。

  新晋金马影帝徐峥的《人在囧途》系列,让观众看到了徐峥作为一个中生代演员跨界导演的更大可能性。而其好友黄渤。除了斩获金马/华鼎多项最好男演员奖之外,在2016年以歌手的身份加盟索尼音乐,而今年又以导演的身份出现在观众面前,《一出好戏》作为黄渤导演的第一部作品,对于一位中生代男演员来说,黄渤的此次跨界可以说是相当的成功。

  

沉溺安全区,定位不清,转型难定位不清晰,长远处于安全区是不少中生代男演员面临的问题之一。钟汉良从2011年《来不及说我爱你》后,粉丝基础日益巨大,而近几年的作品则异国收到较好的反馈,特地是抠图神剧之后,口碑下滑。

同样的,还有以民国胡作非为总裁杀出血路的刘恺威。从言情剧到法政剧,诚然,刘恺威的转型之路也在发力,但范式的表演总让人困惑,看到的不过是另外一个版本的胡作非为总裁。

  霍建华作为中生代男演员,虽不乏有些让观众记住出色角色,但是近两年来,古装剧角色过多,人物特征过于相同,也让其面临着定位僵化的问题,演什么都一样,异国变化和进步,留给观众的只有审美疲劳。最初的成功定位并不代表永久的成功。曾经沉浸,也有可能在中年迎来曙光。如,近两年大火的雷佳音,可以算是中生代男演员中的清流,大器晚成的他,以结实的表演功底和洒脱幽默的性格在戏外赢得了观众的认同。

  《白夜追凶》中不靠颜值制服观众的潘粤明演技爆发,一人分饰两角,演技自然流畅,让沉寂了多年的潘粤明,成功转型中生代实力派男演员。

不管是中生代男演员还是中生代女演员都有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