通过日常点点滴滴来谋求失去的故土但尚在的乡情。在日益现代化的今天,普通的老百姓已经被现代化渐渐同化了,那份埋藏在血液中的亲情与对故乡记忆的怀念,是这个时代创作者一直“耿耿于怀”的命题。通过日常点点滴滴来谋求失去的故土但尚在的乡情。

在日益现代化的今天,普通的老百姓已经被现代化渐渐同化了,那份埋藏在血液中的亲情与对故乡记忆的怀念,是这个时代创作者一直“耿耿于怀”的命题。

  这种命题属于这个特殊的时代,同时也属于大时代变迁下每一个平凡的人。

不同于以往纪录片的恢宏叙事,《四个春天》的导演陆庆屹把镜头聚焦于自己平凡而普通的父母。这是对乡土的一种本质回归,给予了观众最大的可信度,同时又能斩钉截铁深入到故事中,有壮大的代入感,让人一看就能进入其中。导演的父母既不是商界名流,也不是政界精英,只是普普通通的老百姓,是我们大多数人父母的生活状态,所以对他们日常生活的记录更能引起观众的共鸣,也因此更能打动人心。

  这些生活的轨迹是上一代人生活的整体缩影,有壮大的时代意义与现实观照。

《四个春天》以2013至2016年的四个春天为时间节点,记录了导演自己家庭的故事。除了姐姐陆庆伟因病弃世而掀起了影片的小高潮外,整部影片都是对父母平淡且琐碎生活的真正记录:劳作、歌唱、出游山野、探亲、丧葬、欢聚离别,异国太大的波澜起伏,就如同大多数人的生活那样,异国太多的起伏与人生跌宕,简单、纯粹、温情,但却具有极强的感染力。

  简朴平凡中孕育着伟大。普通人的生活更能折射大的时代格局。一个普通家庭的平凡的故事被搬上大银幕,更是这部影片可圈可点之处。

  通过小人物的故事,让人倍感温情。

影片中,很多处都凸显了父母对子女深切的爱。每次陆庆屹三姐弟回家时,父亲陆运坤和母亲李贵贤脸上都展现愉快幸福的笑容,久在外的孩子们终于回来了,一家人又可以团聚了,父母脸上挂着愉快的笑容。而每次三姐弟在假期终了阔别老家时,年迈的父亲陆运坤每次都会把每个孩子亲自送到车站,目送着他们阔别,眼神中充分了不舍和落寞。

  孩子终究还是要远去,只剩下他和老伴互相依偎。这也是当代很多老年人的真正写照。

父母也无时无刻不再牵挂着子女。一天,电话铃响了,母亲没接电话便知道是女儿陆庆伟打来的,好像是有默契般。

  父亲小跑过去拿起听筒,父母俩的聊天内容无非是“在做啥子,身体好不好”的日常寒暄,异国过多的内容。就如同我们平时跟父母打电话时说的这些话,就在耳边。虽然是简单的寒暄,却饱含了父母对子女浓浓的爱意和牵挂。